唐代诗人: 李昂 于良史 张仲素 陈羽 长屋王 | 宋代诗人: 章良能 李持正 幼卿 杜常 刘季孙 | 清代诗人: 金缨 庄棫 德容 顾贞观 沈复

追风筝的人读后感1500字范文

作者: 浏览:

  追风筝的人读后感1500字范文

     《追风筝的人》围绕风筝与阿富汗两个少年之间展开,讲述了一个富家少年与家中仆人关于风筝的故事,关于人性的背叛与救赎。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有关《追风筝的人》的读后感,以供参考。

     《追风筝的人》的读后感

     每当风筝起飞之际,无论它意味着什么,请勇敢的追,为人也为己。——题记

     读完良久,迟迟不肯放下书本。那个兔唇的哈桑,那个追风筝的人,那个性情纯良的哈拉扎人,战争、逃避、救赎始终在我脑海萦绕......阿塞夫、索拉博、拉辛汗,在这一个个拗口晦涩的名字背后,有关亲情、苦难、人性的弱点的故事在阿富汗的土地上发生着。

     时间很贪婪——有时候他会独自吞噬所有的细节。读完时隔几个星期,书中一些细节已经变得模糊,但读完后的怅然若失的那份感动久久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一切似乎都笼罩在一片浓重的阴霾中……

     开篇这样写道: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骗人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我被这精彩的开篇所吸引,顺着作者卡勒德·胡赛尼抒写的轨迹往下读,我一直在思考,《追风筝的人》给我留下的究竟是哪一种复杂的情绪,感动亦或者是悲凉?我像是书中主人公阿米尔本人,跑入书中,走进角色,细细的感受这一路回肠荡气。

     “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一条终结轮回的路。”我听见拉辛汗电话那头严肃而又认真的向我告白,1975年的事情在我脑海里又慢慢回荡。“当你说谎,你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当你诈骗,你偷走公平的权利,没有比盗窃更十恶不赦的事了”。故事从儿时的回忆展开,12岁的阿富汗少爷阿米尔和哈拉扎人哈桑情同手足,吃同一个仆人的乳汁长大。哈桑生性正直纯良,忠诚勇敢,处处守护着少爷阿米尔,在阿米尔受到阿塞夫欺负时,哈桑便挺身而出。“同一个胸脯喂大的人就是兄弟,这种亲情连时间也无法拆散”,他们一同玩耍,一起爬山,直到有一天——

     每年冬天,在阿富汗有个古老的风俗,即斗风筝比赛。按照惯例,放飞自己手中的风筝,割断对手的风筝线,而对手掉落的风筝,归追逐到它的人所有。哈桑是出色的风筝追逐者,在一次斗风筝比赛中,阿米尔为赢得爸爸的尊重而勇夺冠军,而哈桑则跑去追逐掉落的风筝。哈桑为了捍卫少爷的愿望,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遭到阿塞夫及党羽的凌辱,承受了最难以启齿的暴行。躲在一旁观看的阿米尔心知肚明,因为他的懦弱不敢为哈桑挺身而出。

     “他只是哈拉扎人”,阿米尔心里想到。我心疼哈桑的隐忍,痛恨阿米尔的懦弱,我仿佛也看到了哈桑在雪地奔跑,他举臂挥舞朝着少爷阿米尔说,“为你,千千万万遍”。阿米尔出生起会说的第一句话是“爸爸”,哈桑出生起会说的第一句话却是“阿米尔”。阿米尔想着“像狗一样忠心的哈桑”,想着自己对哈桑的背叛,他多想哈桑责骂他,用石榴打他,他最怕“真诚的奉献”。而哈桑依然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依然守护着阿米尔。而阿米尔为减轻心理的折磨,他疏远哈桑,直到诬赖哈桑盗窃,他逼走了哈桑......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使得阿富汗满目疮痍,阿米尔和他父亲亡命出逃往美国,多年以后,阿米尔仍难放下对哈桑的愧疚,他决定前往阿富汗,前往那再次成为好人的路。归途后儿时的噩梦再度被揭开:哈桑是阿米尔同父异母的弟弟。故人已逝,山河飘零,沧海桑田,但哈桑的儿子还在,“当罪行导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救赎”,阿米尔发誓救出侄子索拉博。

     当再次面对已成为塔利班份子的阿塞夫,虽然心中依然留有恐惧,但这一次阿米尔没有退却,他勇敢的站了出来,像当年哈桑保护自己那样保护索拉博。在救索拉博的过程中,我看到了阿米尔的勇敢、对内心的救赎,并走向了那成为好人的路——为你千千万万遍。故事的最后,当阿米尔的妻子接受索拉博的时候,当索拉博嘴角微微上扬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一只彩色的风筝划拨了阴雨天的黯淡——希望为你千千万万遍,这是一曲爱的赞歌。

     书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写道:“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每个人在一生当中都难免犯错,而犯错后我们要正视它、纠正它、挽回它。胡塞尼的文笔好像一把锐利的军刀,将人性刻画的淋漓尽致,近乎残酷却又不失温情。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自己要追逐的风筝,无论它意味着什么,每当风筝起飞之际,勿忘初心,请勇敢的追!

     《追风筝的人》的读后感

     这几天终于看完了《追风筝的人》,这本书,不得不说,确实有股特别的震慑力。12岁的阿富汗少爷阿米尔与仆人哈桑情同手足。然而,在一次风筝比赛中,哈桑为了誓死保来为少爷追到的蓝风筝不被抢走,却被可恶的阿塞夫对自己做出了悲惨不堪的事情。本来是为了帮少爷保住蓝风筝使其赢得老爷欢心,没想到阿米尔却因此自责不已并且痛苦不堪。阿米尔希望哈桑讨厌他打他使自己心里不那么愧疚,然而,哈桑始终抱着一颗完全不后悔不埋怨的心。这使得阿米尔更加自责痛苦,最终不愿意面对哈桑的他,不得不逼走了哈桑,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决定啊!然而,命运所然,不久之后,哈桑也跟着他的父亲逃难到了美国,开始了新的生活。

     然而,在此之后,哈桑留下了他的孩子,自己却死掉了…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不由得悲恸。而在此之际,阿米尔也却惊然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原来,哈桑竟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这是多么的令人难以接受啊!然而,最终,他心中的那份自责以及责任驱使他冒生命危险——只为哈桑的儿子。

     看完这本书后,我是完完全全被震撼到了!很少有本书能够令我这般。一开始的时候,哈桑对阿米尔说过的话"为你,千千万万遍。"这话是多么扣人心弦啊,潸然泪下。一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感觉阿米尔好自私好懦弱啊!比起哈桑,哈桑是那么的勇敢,至少他能为了保护阿米尔自己的危险都顾不上,那么的真诚,那么的淳朴。让人读了之后,不得不打从心底里心疼起哈桑。然而,细细读下去,其实,哈桑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呢?除了他本x的淳朴善良,还有便是他自身的奴x。而阿米尔,之所以这样,站在当时他自身的角度来讲,是一个小孩为了争得爸爸对他多一点的疼爱以及亲密而导致的,归根究底就是他对父亲的崇拜与尊敬超出了一切!因此,得到父亲的爱便是他的心愿。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牺牲了哈桑……故事的高 潮也就由此而引发,一切一切的悲伤的来源都在此处慢慢浮现。

     而哈桑也知道,阿米尔看到了他被凌 辱而未伸出援手,但他还是选择一如既往对阿米尔奉献他自己。所以,当阿米尔栽赃哈桑,造成哈桑偷了他的财物的假象时,他捍卫了阿米尔的荣誉,对阿米尔的爸爸说,这是他干的。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被拉辛汗叫回来一起照料阿米尔的豪宅,但塔利班官员看中了这栋豪宅,并要哈桑搬出去,哈桑极力反对,结果他和妻子被塔利班枪杀。

     从翻开这本书开始,一直就觉得故事中隐藏着让人透不过气的难过,整篇小说都是以一种压抑的感觉写的,可以看的出来"我"一直在为过去所干得事而后悔和难过,阿米尔对于哈桑的歉意也许不是我们能够体会的,但阿米尔却是一直煎受着折磨,确实,对于他一个在当时只有13岁的孩子来说,那样的事情他不会处理,他的想法就是不想再让自己受折磨,而这折磨的根源就是哈桑,和哈桑那为他而愚蠢的奉献精神,他觉得只要将哈桑赶走,永远不出现在他眼前,他就不用在受到良心的谴责了,但他,当时的他却不知道那错了,如果他没有在当时及时的承认错误,他真的会后悔,忏悔一辈子,这样的悔恨也许将陪着他一起走进坟墓,他将无法释怀。

     文章中提到,在巴基斯坦时候,阿米尔求索拉博跟他一起去美国。索拉博一开始没答应,并说出了他的担忧:"要是你厌倦我怎么办?要是你妻子不喜欢我怎么办?"除了阿米尔,幼小的索拉博已没有其他亲人,这时,他作为一个孩子产生这样的担忧不难理解。

     不过,在我看来,这更像是索拉博在替父亲说出他的心声。原来,哈桑之所以做炮灰,为了阿米尔的一个蓝风筝而被凌 辱,为了阿米尔的豪宅而和妻子一起被枪杀,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他担心阿米尔会厌倦自己,会不喜欢自己。这就很像一些家庭,那些最不受宠的孩子,反而常是最"孝顺"的孩子,他们在成年后为了得到父母的欢心会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以至于严重忽略自己的配偶和孩子的幸福。绝大多数孩子学会说的第一个词汇是"妈妈",而哈桑说出的第一个词汇却是"阿米尔".这个细节的直观理解是,哈桑将阿米尔视为最亲近的人,象征x的理解则是,阿米尔是哈桑的"心理妈妈".

     所有的孩子都渴望获得"心理妈妈"的爱,为了达到这一点,他们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哈桑不例外,阿米尔也不例外。阿米尔说出的第一个词汇是"爸爸",那么爸爸就是他的"心理妈妈",为了获得他的爱,阿米尔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并最终不惜将哈桑牺牲。

     哈桑是阿米尔的爸爸和仆人阿里——其实她和阿米尔的爸爸也是自幼一起长大,也是情同手足的妻子偷 情而来的私生子,他无法公开承认哈桑是自己的儿子,这令他心怀歉疚。为了弥补这种歉疚,他的办法是用他的财富和力量慷慨补偿所有需要帮助的人。

     对此,拉辛汗形容说:"当恶行导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获救。"

     这本书里面,通过侧面反映出哈桑的无私、忠诚;爸爸的血x、仁爱;阿米尔的感恩,告诉了我们人x的珍贵和伟大。

     《追风筝的人》的读后感

     1978年的阿富汗喀布尔,繁华的集市、成群的羊群、嬉闹的儿童。。。。。。一只蓝风筝躺在天空上,贪婪地吮吸着鲜美的空气,一年一度的斗风筝比赛就要开始了,当地儿童流行的玩法是自己的风筝骤升急降用韧劲切断其他风筝的线,切断风筝多者为胜,这算得上是孩子们在这个存在着阶级的地方最公平的游戏了。

     主人公阿米尔是阿富汗富商的儿子,独生子。但玩伴哈桑是不幸的,他的母亲在生下他几天后就跟着江湖艺人跑掉了,身为哈扎拉人,面对着种族歧视,哈桑忍受着好多,天生的兔唇,以及哈桑的父亲阿里,常被人叫成吃人的巴巴鲁,对于一切,他都逆来顺受。每天早上,他会为阿米尔准备早餐,一杯加了三块方糖的红茶,烤好的馕饼,涂着甜果酱,然后趁着少爷在用早餐时,一边熨衣服,一边和少爷交谈两句。哈桑的弹弓打得很好,总是可以解救阿米尔。

     阿米尔12岁那年, 他和哈桑参加了阿富汗传统的斗风筝比赛。阿米尔将对手通通打败,然而要赢得最终的胜利,还必须追到最后被他割断的风筝。哈桑是当地最出色的追风筝高手,他替阿米尔去追。哈桑在路上拼命奔跑,要为阿米尔捡到切断的一只漂亮的风筝,阿米尔追随着他却没看到风筝掉落,怀疑地问哈桑:“你怎么知道风筝会落到这里呢?”哈桑淡定地回答:“我就是知道!我从没对你撒谎吧?”“我怎么知道?”阿米尔淡淡的说。哈桑回答:“如果有,我宁愿吃泥巴。” 阿米尔疑惑:“你真会那么做?” 哈桑坚定地说:“如果你要求,我会的。但是你真会让我这么做么?” 阿米尔笑了:“你疯了吗?你知道我不会的。” 哈桑说:“我知道!只要你要,我会付出所有去满足。那是因为我相信,你不会随便要求。”

     阿米尔高兴时,会出钱带哈桑去看电影,两人最兴奋的就是和电影中自己的偶像一起说出一段电影台词。看完后两人勾肩搭背蹦蹦跳跳,梦想去伊朗与偶像不期而遇。阿米尔高兴时,在树上刻字,刻上自己也刻上哈桑的名字——“阿米尔和哈桑统治喀布尔的苏丹王”。阿米尔高兴时 会给不识字的哈桑念故事,念哈桑最喜欢的罗斯托马和苏赫拉布。阿米尔还会故意捣乱,让哈桑用弹弓射击正在睡觉的狗, 尽管不愿意,但哈桑还是照做。有一次,他俩出去玩,遇到了阿塞夫,一个身材高到面相彪悍的孩子,他仇视哈扎拉人,认为他们弄脏了阿富汗的血统,他要动手收拾阿米尔,因为阿米尔和哈桑做朋友,因为是阿米尔纵容了这些人还在他们家。哈桑举起弹弓,威胁阿塞夫放他们走,不然把它变成独眼龙。阿塞夫放弃了,他们逃掉了。

     酷爱写作的阿米尔写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人,他的眼泪可以变成珍珠,于是他杀了自己的太太,因为这样他就可以一直哭,就能够变得富有。哈桑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杀自己的太太?”阿米尔说:“因为他的每一滴眼泪都可以变成珍珠啊!” 哈桑就问:“那他为什么不去闻洋葱就好?”然后阿米尔沉默了。

     尽管哈桑有着阿米尔没有的善良和想象力甚至幽默感,却一直都是阿米尔忠实的崇拜者。当阿米尔否定怀疑自己时 哈桑说:“我喜欢看你写的故事,一点儿也不蠢。”低姿态的并一定是弱者,而是更在乎的那个人。可是为了给阿米尔追到那只掉落的蓝风筝,哈桑被曾用弹弓吓退过的男孩欺辱了。阿米尔碰巧看到,却无法克服内心怯懦而丢下哈桑自己跑开了。。。。。。两人再也无法回到亲密无间的从前,阿米尔曾试图激怒哈桑,所以曾经一起做梦一起读书的柿子树下成了他想要激怒哈桑的战场,“还手啊!哈桑你这个懦夫!”阿米尔喊道。可哈桑捡起柿子 抹在自己脸上径直走开。于是阿米尔只好想办法诬陷哈桑偷了他的手表,借此激怒哈桑,以缓解心内的愧疚。当被阿米尔父亲问道时,哈桑没有反驳,直接承认是他偷的。此后,哈桑被父亲阿里带走,两个朋友再也没能见上一面。。。。。。

     阿米尔的父亲一直认为阿米尔身上欠缺了某种东西,他认为一个不会挺身而出保护自己的男孩,长大后会变成什么都没法保护的男人, 可是他也知道小孩不是涂鸦书,没法总是涂上自己喜欢的颜色,他永远都不会是第二个你。尽管如此,为了给阿米尔更安全的环境和更好的未来,在苏联入侵后,父亲抛弃在祖国富裕舒适的生活,带着阿米尔来到巴基斯坦然后辗转去了美国。父亲以在跳蚤市场做买卖为生 攒钱帮助阿米尔完成大学,他希望阿米尔从事医生职业,而阿米尔一直都热爱文学,最终父亲尊重了他的选择,帮助他娶到喜爱的女人然后有了自己的家庭,最后积劳成疾患癌症去世。其实我们很难理解父亲的矛盾性格,他能够在1979年苏联军人调戏侮辱同车妇女时,冒着吃枪子儿的危险挺身而出,却一生都无法承认自己与哈扎拉族仆人阿里的妻子私通生下了的另一个儿子哈桑。

     《追风筝的人》的读后感

     1978年的阿富汗喀布尔,繁华的集市、成群的羊群、嬉闹的儿童。一只蓝风筝躺在天空上,贪婪地吮吸着鲜美的空气,一年一度的斗风筝比赛就要开始了,当地儿童流行的玩法是自己的风筝骤升急降用韧劲切断其他风筝的线,切断风筝多者为胜,这算得上是孩子们在这个存在着阶级的地方最公平的游戏了。

     主人公阿米尔是阿富汗富商的儿子,独生子。但玩伴哈桑是不幸的,他的母亲在生下他几天后就跟着江湖艺人跑掉了,身为哈扎拉人,面对着种族歧视,哈桑忍受着好多,天生的兔唇,以及哈桑的父亲阿里,常被人叫成吃人的巴巴鲁,对于一切,他都逆来顺受。每天早上,他会为阿米尔准备早餐,一杯加了三块方糖的红茶,烤好的馕饼,涂着甜果酱,然后趁着少爷在用早餐时,一边熨衣服,一边和少爷交谈两句。哈桑的弹弓打得很好,总是可以解救阿米尔。

     阿米尔12岁那年, 他和哈桑参加了阿富汗传统的斗风筝比赛。阿米尔将对手通通打败,然而要赢得最终的胜利,还必须追到最后被他割断的风筝。哈桑是当地最出色的追风筝高手,他替阿米尔去追。哈桑在路上拼命奔跑,要为阿米尔捡到切断的一只漂亮的风筝,阿米尔追随着他却没看到风筝掉落,怀疑地问哈桑:“你怎么知道风筝会落到这里呢?”哈桑淡定地回答:“我就是知道!我从没对你撒谎吧?”“我怎么知道?”阿米尔淡淡的说。哈桑回答:“如果有,我宁愿吃泥巴。” 阿米尔疑惑:“你真会那么做?” 哈桑坚定地说:“如果你要求,我会的。但是你真会让我这么做么?” 阿米尔笑了:“你疯了吗?你知道我不会的。” 哈桑说:“我知道!只要你要,我会付出所有去满足。那是因为我相信,你不会随便要求。”

     阿米尔高兴时,会出钱带哈桑去看电影,两人最兴奋的就是和电影中自己的偶像一起说出一段电影台词。看完后两人勾肩搭背蹦蹦跳跳,梦想去伊朗与偶像不期而遇。阿米尔高兴时,在树上刻字,刻上自己也刻上哈桑的名字——“阿米尔和哈桑统治喀布尔的苏丹王”。阿米尔高兴时 会给不识字的哈桑念故事,念哈桑最喜欢的罗斯托马和苏赫拉布。阿米尔还会故意捣乱,让哈桑用弹弓射击正在睡觉的狗, 尽管不愿意,但哈桑还是照做。有一次,他俩出去玩,遇到了阿塞夫,一个身材高到面相彪悍的孩子,他仇视哈扎拉人,认为他们弄脏了阿富汗的血统,他要动手收拾阿米尔,因为阿米尔和哈桑做朋友,因为是阿米尔纵容了这些人还在他们家。哈桑举起弹弓,威胁阿塞夫放他们走,不然把它变成独眼龙。阿塞夫放弃了,他们逃掉了。

     酷爱写作的阿米尔写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人,他的眼泪可以变成珍珠,于是他杀了自己的太太,因为这样他就可以一直哭,就能够变得富有。哈桑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杀自己的太太?”阿米尔说:“因为他的每一滴眼泪都可以变成珍珠啊!” 哈桑就问:“那他为什么不去闻洋葱就好?”然后阿米尔沉默了。

     尽管哈桑有着阿米尔没有的善良和想象力甚至幽默感,却一直都是阿米尔忠实的崇拜者。当阿米尔否定怀疑自己时 哈桑说:“我喜欢看你写的故事,一点儿也不蠢。”低姿态的并一定是弱者,而是更在乎的那个人。可是为了给阿米尔追到那只掉落的蓝风筝,哈桑被曾用弹弓吓退过的男孩欺辱了。阿米尔碰巧看到,却无法克服内心怯懦而丢下哈桑自己跑开了。。。。。。两人再也无法回到亲密无间的从前,阿米尔曾试图激怒哈桑,所以曾经一起做梦一起读书的柿子树下成了他想要激怒哈桑的战场,“还手啊!哈桑你这个懦夫!”阿米尔喊道。可哈桑捡起柿子 抹在自己脸上径直走开。于是阿米尔只好想办法诬陷哈桑偷了他的手表,借此激怒哈桑,以缓解心内的愧疚。当被阿米尔父亲问道时,哈桑没有反驳,直接承认是他偷的。此后,哈桑被父亲阿里带走,两个朋友再也没能见上一面。

     阿米尔的父亲一直认为阿米尔身上欠缺了某种东西,他认为一个不会挺身而出保护自己的男孩,长大后会变成什么都没法保护的男人, 可是他也知道小孩不是涂鸦书,没法总是涂上自己喜欢的颜色,他永远都不会是第二个你。尽管如此,为了给阿米尔更安全的环境和更好的未来,在苏联入侵后,父亲抛弃在祖国富裕舒适的生活,带着阿米尔来到巴基斯坦然后辗转去了美国。父亲以在跳蚤市场做买卖为生 攒钱帮助阿米尔完成大学,他希望阿米尔从事医生职业,而阿米尔一直都热爱文学,最终父亲尊重了他的选择,帮助他娶到喜爱的女人然后有了自己的家庭,最后积劳成疾患癌症去世。其实我们很难理解父亲的矛盾性格,他能够在1979年苏联军人调戏侮辱同车妇女时,冒着吃枪子儿的危险挺身而出,却一生都无法承认自己与哈扎拉族仆人阿里的妻子私通生下了的另一个儿子哈桑。

     直到有一天,父亲曾经的好友拉辛汗给阿米尔打电话,要求他回去看看,说“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所以阿米尔决定回一趟阿富汗,当他到达阿富汗时,他不得不伪装上做作的大胡子,穿过被战火销蚀的土地,一路向着儿时的回忆行进。终于到了阿富汗,阿米尔看到一对男女因为犯奸淫罪被乱石打死,看到以前郁郁葱葱的树木因为怕有狙击手都被俄国人砍光了,变得光秃秃的荒芜,孤儿院里好多拄着拐杖的小孩嬉笑着单腿奔跑。儿时的阿富汗成了恐怖主义活动的场所,塔利班惨无人道的统治,让人质疑这个民族还有没有翻身的余地!故地重游,阿米尔发现了许多秘密——阿里是不孕的,只是因为爸爸和阿里的妻子睡过之后,才有了哈桑,所以哈桑是阿米尔的弟弟,终于明白爸爸为什么会在阿米尔提出换仆人后那么生气。

     哈桑有个儿子叫索拉博,哈桑和妻子被杀害后只剩下这个小男孩,阿米尔决定赎罪,决定带走索拉博,给他更好的生活环境。而关着索拉博的,又是阿塞夫,他们把这个孩子也欺辱的不成样子,在阿塞夫和阿米尔打斗的时候,索拉博救了阿米尔,武器仍是弹弓,铜球射到阿塞夫的左眼中,这一次果真成了独眼龙。阿米尔也终于将索拉博从残酷的生活中解救了出来,带他回到了美国。

     带索拉博回家后,岳父担心邻居向女儿投来异样的眼光,但阿米尔坦然地说:“你就说我的父亲睡了仆人的老婆还生下了孩子,也就是我弟弟哈桑,哈桑的儿子索拉博就是我侄子!” 他还在乖戾的岳父面前直言:“以后在我面前,不准再叫索拉博哈扎拉人!”这些都是阿米尔突破世俗遵循内心的成长,一个人的罪过需要加倍的偿还,这偿还除了鲜血的代价,更多是长久的心灵的折磨。阿米尔的妻子因为年少时的冲动,一辈子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阿米尔因为年少时的懦弱,辗转回阿富汗寻找侄子,头破血流历尽险阻才带回索拉博,而他还准备用更长时间和妻子一起努力弥补索拉博心中的创伤。

     风筝象征着什么? 美好的希望、心中的信仰和是非善良。哈桑曾是为阿米尔追风筝的人,阿米尔是他心中值得他肝脑涂地的好朋友,现在阿米尔才明白这一点,于是他开始做为索拉博追风筝的人,善良和勇气在他身上苏醒,他正在追寻他自己的那条成为好人的路。阿米尔说起哈桑:“有人说他追的是风筝的影子,但是他们并不像我这里了解他,他并不是在追风筝的影子,他就是知道,就这么简单。”

     近来,我渐渐明了,比起那些轰轰烈烈、海誓山盟的爱情,友情更让人感到温暖和安逸,它会随着时间的行进愈酿愈浓,愈酿愈烈。试想,谁会是为你追风筝的人?为你,千千万万次?又到了夏天,即将毕业的人又得挥手道别了,往昔不可追,曾一起许下的誓言还历历在目,明天就要背起行囊各奔东西了,临走时浅浅一笑,道声“朋友,珍重!”回过头早已泣不成声,因为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相逢,因为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单纯的依赖着这样一群人。。。。。。时间太有重量,友情岁月里你的安好便是我的晴天。

     《追风筝的人》的读后感

     就在这样一个毫无预料的早晨,我读完了这本书,这本在我手机里放了很久很久的书,两个月了吧,从我刚开始找到这本书开始,我也许是被它奇怪的名字吸引了,也许是被它的作者吸引了,一名阿富汗的作家,或者我是被它的内容,两个男孩在阿富汗的成长故事,那样简单的概括,在我看来实在是不能作为这本小说的简介,简单的字里行间无法透露出故事中始终隐隐存在的那巨大的悲伤,像是一片灰暗的天空,压得人永远透不过气。

     追风筝的人,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奇怪的标题的时候,我有些茫然,风筝需要追吗?为什么要追风筝,原来这是阿富汗的习俗,每年初春,会有盛大的风筝节,许多的孩子会把使出自己积蓄了一年的力量来使自己的风筝成为佼佼者。蔚蓝的天空中,飘荡着五颜六色的风筝,每一只风筝线的尽头都有一个勇敢的斗士。当然,所有的风筝要在天空中进行决斗,就像一场盛大的搏斗,你必须要把你周围所有的敌人消灭光,你才能成为胜利,同样,你必须把你走位的风筝都打败,你才会成为万种瞩目和赞叹的焦点,那样会有无限的荣誉和光亮集聚你一身,这在我看来,是一场孩子们之间的交流或者游戏,但在阿米尔那个时候,这对他来说具备着无尚的重要性,因为爸爸,因为父爱,他只有通过这样才能获得父亲的赞美和笑容,不再是鄙弃的眼光,他迫切需要着!再来说说追,追风筝,也相当重要,你抢到了最后一个被击落的风筝,那也预示着莫大的荣耀和完全的胜利。于是哈桑,便担当起了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那只被阿米尔击落的风筝追到手,故事的高潮也就由此而引发,一切一切的悲伤的来源都在此处慢慢浮现。

     从翻开这本书开始,一直就觉得故事中隐藏着让人透不过气的难过,整篇小说都是以一种压抑的感觉写的,纠结在书中的罪恶,善良,人性,兽性……盘缠纠结成一段故事,在这故事中,谎言和信任并流,憎恶和喜爱共存,熟悉和疏离同在。

     这是一个赎罪的轮回,奉安拉之名,皈依内心善良的冲动,洗刷先前的罪恶,在拯救他人的过程拯救自我。

     读这本书的时候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如当时读《一千零一夜》,这个国度创造了这么奇特的这么绚烂的文化,而它的子民却仍匍匐在不可见的安拉脚下得不到解放。我想安拉的旨意不应该是创造一个阶级社会,并奴化底层人民,使其愚昧,任人使唤而毫无怨言吧。

     当然这只是我一个凡夫对安拉的妄想罢了,求安拉恕罪。

     然而当哈桑卑躬屈膝地叫阿米尔少爷时,疏离感就不可避免地存在了。种族血统只是借口,文化程度只是借口,甚至人的品行也是借口,对优越感的渴望并不能笼统地说是人性的恶,可恰恰是这种渴望驱使了阿米尔犯下一个又一个“罪过”。

     那可以是阿米尔爸爸说的“偷窃”,也可以称为“自私”。

     如果说偷窃是种罪,人的一生,要偷窃多少次呢。人究其一生,是否可以洗清这种罪过。与别人的竞争,甚至正当竞争,或许不能称为偷窃,或许应该称为明抢。那么明抢,是否是一种罪呢。这自然是后话了。

     到美国后的阿米尔,体会到优越感的缺失,有了别样的感受。谦卑的心才成了他前往阿富汗寻找索拉博的力量之源。这一次,新的优越感出现,所幸的是这种优越感具有不可撼动性。阿米尔是美国人,在那个自由开放的国度有稳定的居所和生活,帮助索拉博是他力所能及的事。而他和哈桑的往事所谓的愧疚以及血缘的情分,则成为他想要帮助索拉博的理由。

     阿富汗受难的孩子成千上万,可索拉博只有一个。

     阿米尔能否得到宽恕和原谅,没人可以决定,正如没人决定是否可以宽恕当年阿米尔的父亲对他的欺骗。这是一种主观的心理感觉,你愿意宽恕愿意原谅了,任何理由都可以找得到的。The eye sees only what the mind is prepared to comprehend。

     阿米尔说得对:“但我认为,我不在乎别人的过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我自己也有过去。我全都知道,但悔恨莫及。”

     没有人能够站在纯粹道德的角度去评价别人,因为人也有其卑贱的一面。因此“我凭什么指责别人的过去”。所以作者才会借拉辛汗说“当罪行导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获救。”

     我们只能这样,一旦人性的“恶”犯下了罪过,人应该只有去行善才能救赎。这样的救赎其实还是为了自己的解脱。而为了自身的解脱,这,算是“自私”吗。“自私”,是否也是一种“恶”呢。

     如此说来,“罪”是否皆是可原谅可饶恕的呢。安拉的惩罚,奉安拉之名的人的惩罚,又有何存在逻辑呢。倘若一个人故意犯“罪”,再来行善,是否也可得到原谅呢。罪和善的度,是有衡量标准的吗?罪和善的区别,是谁定的价值准则呢。

     旁置这样的问题,我所着眼的,还有社会的善和恶。不予人以自由,不予人以公平,尽管这自由和公平的具体定义仍需商榷,这社会不会是一个善的社会。哪怕阿米尔是一个无比善良的人,当他心安理得地接受别人“少爷”的称呼时,那也是一种恶。一个纵容等级存在的社会,一个宣扬优越感的社会,它的恶,不是多少人的善可以洗刷的。

     或许说,在这样的语境里,善恶有了小大之别,然而这不是大小的问题,当一个社会都在行一种恶,有知觉地或无知觉地,其中的个人的善,只能是逆流激起的浪花。璀璨夺目感人却也无力改变现状。

     作者赋予了哈桑和索拉博以超高的弹弓技巧,其实只是予以弱者以丝毫的力量,偶尔这种力量还能在博弈中起制衡作用。使得弱者不至于太弱,强者不至于太强。作者也赋予了阿米尔前往阿富汗一路的“好运”,虽过程艰难曲折却也了却一番心愿。然而这只是小说,无数的不会弹弓的索拉博没有人去拯救他们,无数的去“拯救”索拉博的阿米尔们倒在了通往“成为好人的路”。

     强者恒强,弱者恒弱,不只是贫富差距这么简单的经济术语就可表达的了。欺凌的合理化和合法化,救赎的程序化和格式化也日渐为人接受。最简单的例子,一个奸商做慈善,饶恕之?严惩之?或是所谓的科学对待之?

     当善成为恶人为了减轻人们对其恶的量刑的工具时,善的存在无疑是受到了亵渎,此时的善只是成为或多活少扯下围观的看客们的愤怒的嘴角的挂钩罢了。

     容忍恶的存在,其实也是一种恶,不是么。

     阿富汗太远,塔利班也太远,可是我们的身边。所谓的“转型期”的中国,草菅人命恃强凌弱并不少见,少见的只是如阿塞夫那般用石头扔人的粗鲁罢了。更“合法”地杀人,更“合理”地杀人,用制度杀人,用生活压力杀人,用舆论杀人……而看客们冷漠地围观,愤怒者喷点口水,同情者讲点好话,卑鄙者推波助澜……难道,这不是一种整个社会都在行的恶么。

     至少阿米尔的父亲是令人肃然可敬的,他用行动踏碎一地的空话。他明知自身也有恶,于是他不信安拉,因为安拉给不了善。于是他去行善,某种程度上他也成了安拉的使者,反思自己的恶,阻止自己作恶,努力行善。

     但他逃不了那时那地的藩篱,他处在社会的上层,他用优越感去帮人,他默认了不平等及其他的存在。

     事实上,当我们谈论起一些抽象的事物时,比如善恶,它们的定义永远值得商榷。于是我们总是有种无力感,这种无力感驱使人们放弃思考。但人们心里的困惑依然需要解答,于是转而投向了某种肤浅的甚至似是而非的理念的怀抱。

     有时候,人们可以忘记社会,讨厌“大我”(乃至完全反对宏大叙事),活在一套扭曲奇怪的社会逻辑里,只在乎自己的一切,行不知所谓的救赎。受此书感动的读者或者会选择更加珍惜自己的朋友,然而他们是否会把素昧平生的人也视为朋友呢。

     是否只有当他们的生命中出现了“索拉博”,他们才会去到“阿富汗”。

     追求人类解放并不是一张口头支票,追求普世价值和追求人类解放并不相悖,甚至有一致之处。总是着眼于自己的人们永远追不到人类幸福的风筝,而他们自己也犹如一如可怜的风筝,被许多的力量操控,以猎杀别人求生存为存在的目的。

     “为你,千千万万遍。”这句话,可以感人,也可以骗人。而在有的人心中,这个“你”,并不完全是指人,它更是为推动整个社会行善,追求人类的进步,保障人的基本权益所付出的努力以及向社会的一切黑暗宣战的骨气的代称。

热门推荐
© 2023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
<--统计-->